全国客服电话17780647064

体育博彩沙巴灵觉商务咨询公司,欢迎您的光临!

侦探经历三

我在一天的中午,又接到了一个电话,是个女人。听着声音格外的甜美,要约我去楼下的火锅店做一做,有事情想要找我调查。

“怎么称呼您呢?”

我连忙应声:“叫我小高就好。”

“我已经在楼下的火锅店了,麻烦你出来一下吧,我们面谈。”

“好嘞,好嘞,您稍等,我马上就到。”

我连忙披上衣服,和同事们匆匆的打了个招呼,就赶到了楼下的火锅店。

这个时间,里面的人很少,我一眼就看见了大厅角落挨着窗户的那个女人,深吸一口气,我走了过去。

“您好。”

“您好。我姓言”

我上下打量了面前的女人,声音和长相很不相符。穿着品牌的衣服,妆容也很精致,但是眼角有掩盖不了的皱纹,一看就是上了年纪的有钱女人。

“不知道您想要调查什么事情呢?”我微微点头,客气的致礼。

“我想要查查我老公最近的钱都花哪里去了。他的工资卡几个月一直在往外转钱,我怀疑他有了别的女人。”

我微微挑眉:“有什么证据了吗?”

“他从来不喷香水,那一个月,他每晚都加班,每次回来衣服上都有一样的香水味,也有金黄细长的头发丝。我怀疑他要跟我离婚了,他在转移共同财产。”

“怎么会离婚呢,两个人感情不好吗?”

我看着她迟疑的表情,继续说到:“如果连我都不知道你的情况,让我怎么去调查呢。”

“我们一开始很好,就是我生不了孩子。”就叫她言姐好了,她有点惭愧的说着。

“这是很正常的事情,还有别的原因吗?”

言姐有点迟疑,最后说了一句:“我们已经很久时间……没有做那种事情了。”

我突然好像了解了一些什么,这件事情已经有些眉目了,看来言姐的老公应该是有情妇,甚至不止一个,要不然钱不可能走的那么快,资金的走向要好好地查一查,看看去了那个账户。我的神情变得严肃了,盯着言姐的眼睛:“那这件事你想怎么处理,如果查出来之后都和想象中一样,怎么办?有什么打算,请都告诉我,我才好去对症下药。”

“我要离婚!一定要离婚。”言姐斩钉截铁的说着:“他现在这么对我,当时我爸爸生病他都不肯拿钱出来,我不想再忍了,我忍不了了!”

说着说着眼眶就开始泛红,好像是想起了往事,眼泪就和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噼里啪啦的落了下来。

我顺手拿了一张纸巾递过去,无法安慰只能这样看着言姐,不过又是一个被婚姻束缚的可怜女人罢了。

“请你一定要帮帮我,求求你了。”言姐紧紧地攥着我的手,一脸迫切的看着我:“帮我找到证据,我才能告他们,我没有亲人了……

我很想帮她,可是我们是公司,不是慈善机构,我点了点头:“我一定会帮你的,但是言姐,你也知道,我们这是公司,是收费的。”

“小高我懂,我都懂,我还有积蓄。只要你帮我找到证据。”

大概价位谈好后,和言姐挥手告别之后,我回到了公司里,打开电脑看着文件里的信息资料。男目标只是一个普通的公司文员,每天朝九晚五的偶尔出去应酬一下,按理来说也没有什么机会去搞外遇,找小三。

我打算先从资金流动开始查起。

“喂,小张,你现在还在银行那呢吗?没事没事我就是问问你,一起出来吃个饭怎么样。”

“行啊,又有什么事要求我?”

“怎么会呢,没事就不能请你吃饭了吗?哈哈哈,出来吧,地方你挑。”

“好,一会位置发你手机上。”

挂了电话后,手机没有一分钟,就收到了信息:飘香涮坊二楼。

我穿好衣服,转身就又离开了公司。这时候公司里面基本上没人了,所有人都在外面跑业务,干我们这行就是这样,一天都没有歇着的时候。

吃喝还没十几分钟,我就有些按捺不住了:“小张啊,哥还真有点事可能需要你帮帮忙。”

处理完银行的事情回到家躺在床上,我脑袋有点嗡嗡发胀,喝酒喝的有点猛了。我靠在枕头旁边,把手机关了静音,就这样甜甜美美的睡了一觉。

一觉醒来,就已经是中午了。

我拿起手机看见了十几条信息还有几个未接电话,不由得有些恼火。自己就这么一次关静音了,还有这么多人,就怕耽误了大事!

我连忙拨回去,里面传来的甜美声音很熟悉,就是言姐:“言姐,怎么了?有什么事情吗?”

她带着哭腔说着:“我看见了,亲眼看见了,他带着那个女人去酒店了!怎么办我不知道该怎么办?”

我脑袋有点疼,可能是昨晚喝酒的缘故:“你别哭,你说他们在哪个酒店?”

“他们已经走了,他们昨天晚上去的,我给你打电话你没接。我我自己也不敢上去,生怕生怕他们。”

“你别哭,剩下的交给我了,你别管了,有信息及时发给我。好的,挂了。”

挂了电话后,我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,关什么静音,关什么静音!错过了这么好的一个机会。我爬起来就开车往男目标公司去。

我停在了很不显眼的位置,但是却正好能看清门口和西边的侧门。这样正合适我来观察男目标的行踪。

240下楼在咖啡馆里坐了一个小时,不知道在干什么,是一个雅间。

530下班了,没有回家又去那个咖啡馆里,坐了很长一段时间,是相同的雅间“仙人居”。

730男目标搂着一个女人出来了,我赶紧拿出手机拍下几张清楚的照片,这才仔细看那两个人,男目标小心翼翼的,好像那个女人有点显怀了,难不成是怀孕了?

817我跟随他们的车到了一个酒店,很豪华,我在想这个男目标哪里来的钱。我忍痛割爱的开了一间房,就在他们窗户的对面。

910他们开始亲吻,我抓紧拍照,紧接着就把窗帘拉上了,我没有办法再拍照片。

我静静的坐在床上,看着手里的照片,一张一张的翻着,证据不少了,但是不足够。


小张的电话很和时机的打来了一个电话:“高哥,我给你把资料发过去了啊,你看一下。”

打开手机里的文件,里面清楚的写着男目标的每一笔转向。我看完之后才有些诧异,原来这个男目标现在傍上的这个女人也是个有钱人。根本不差钱,他自己单独有张卡,那个女人每个月都给他转钱。

而最近消失的钱,都转到了另一个陌生账户里,虽然不多。但是这几年来赞下的钱也不少了,都一笔一笔的转出去,一点都没剩下。

我打电话问言姐,想了解他们平时的时候,钱都是怎么存放法,平时都是谁管钱。

“言姐,我问你点事,一定要如实回答我。”

“好好好,你说。”

“你们有多少存款,平时都放在哪里。你能查看吗?”

“我们应该这几年有六十万左右了吧,平时都放在他卡里,我手里只有他的工资卡。”

我沉默了片刻。

“那你们有房产吗?几处?写的谁的名字。”

“三处,都是我爸妈帮忙置办的,上面写着我俩的名字。那时候他特别穷,我家里也条件稍微好一点,要不是我死去活来的要嫁给他,我爸妈也不会….

“确定吗?一会有时间吗?我去找你那一下,咱们去房屋证明那里,看一下是不是。”

“好,你来吧。”

言姐说了一串地址,是我不认识的地方,我打了个滴就过去了。

地方稍微有点偏僻,到市中心要三四十分钟的路程,还要不堵车才可以。

我刚下车,远远地就看见了言姐站在那里等我,我加快脚步走了过去,只是简单的打了个招呼。闲话没多说两句,我就让言姐带我去那个她们之前做证明的地方。

那个人好像和言姐很热拢的样子,迎了上来:“言姐,怎么又来了?不是前两天刚来过吗?这回又有什么事?”

言姐一脸疑惑的样子:“你是不是认错人了,我好久都没来了。”

那个人还以为言姐在开玩笑,笑的花枝乱颤的:“那我还能把你认错,把你老公也认错?”

我马上反应过来,走到前面:“我们来看一下房产证明,和存放在这里的房产证。”

那个人看着言姐点头了,就从保险柜里拿了出来。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,婚前财产,上面也只写着男目标一个人的名字。

言姐一下愣在那里,吼着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前台也有些愣了,解释着:“不是你们那天说炒股什么的怕赔钱,就把房产都转到一个人名下吗?你老公可还在呢。”

“还记得时间吗?把监控给我调出来一下。”

前台还有点不配合,我只能威逼利诱:你如果不配合的话,那我就只能报警,让警察来查了。到时候你们这公司也就要好好的查一查,暂时开不了门。

前台很不情愿的打开了监控录像,调到了前天中午,上面清楚的可以看见那个男人就是言姐老公,并且身旁的人带着口罩,不管是身体还是发型穿着都很像言姐。

我已经明白过来了,这一切都是骗局,我随身拿着U盘,把这段监控视频拷下来,然后在手机里存了好几个备份。(因为之前有一次,就被人发现删除了,后面再想得到就不容易了。)我拉着言姐,不让她再有任何的话语,转身就走。

“言姐,现在你看明白了吗?他现在把所有的钱都在往外面转。甚至于去雇人,来假扮你,就是吞掉你的房产。到时候真的一离婚,你没有孩子,没有家人,没有钱,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。言姐你说你现在想怎么办。”

“我我能怎么办,我要告他们,告他们!他们不可能的!”

我安抚好了言姐的情绪,跟她约好,两天后的晚上还在那个第一次见面的火锅店里,我会给她想要的东西。

送走了客户,我在琢磨,怎么样才能帮客户弄到更多有利的证据。这就是我们公司的办事宗旨。

开房开房记录……还有如果那个女人真怀孕了……不失为一个很好的把柄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花了点手段弄到开房记录

我心里松了一大口气,这回的工作完成的倒还可以,虽然有些麻烦,但总算是做出来了。我脑海里还想着言姐的样子,真是被人耍的团团转啊,好在查清楚了。最起码不至于人财两空。

第二天我回到公司里备案,把资料的备份都放在相应的盒子里面,然后锁好放在架子上。看着面前的盒子,我的心里稍有波澜。

转眼就到了约定的日子,这一次是我早早的就到了,坐在那里等着言姐的到来。

刚一进门口,我就看见了言姐,神情很是不好。

“这个是我给你调查出来的东西,你看一下,应该足够了。”我把东西推到桌子上:“至于怎么做,完全就看你自己的想法了。”

言姐接过来,也没有说话,好像若有所思。

等她缓过神来,拿了个银行袋子,放在了我的面前:“小高,真是麻烦你了,这是你的报酬”

我也没有丝毫的推脱,拿起来就放在了包里,这本身就是我的工作,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。拿人钱财为人办事,这样的道理大家都懂。

“言姐,那你想好了吗?”

她摇了摇头,没有说话,聊了一会儿正好来了一个电话,她接了,说了几句话就准备要走:“小高,我联系的律师到了,我先走了。以后再联系。”

“好的。”我笑了一下,然后目送她离开。

过了近半个月,言姐给我打电话,说自己已经离婚了。那个狗男人净身出户,还被罚了不少的钱。听着她话里的语气就还不错,想必心情也好很多了。我和言姐又聊了几句之后,我挂了电话,转身从后面拿出盒子,又添上了几笔,就重新放了回去。

这都是我的一些亲身经历,希望这个案例也能够给大家一些启发。


分享到:

地址/Add: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恒大绿洲63栋3204

联系人/Name:高经理


17780647064
体育博彩沙巴 | 体育博彩沙巴 体育博彩沙巴|主页 必博体育app|网址欢迎您 必博体育app | 体育博彩沙巴 必博体育app | 体育博彩沙巴 必博体育app|主页 永利体育|网址欢迎您 永利体育 | 体育博彩沙巴 永利体育 | 体育博彩沙巴 永利体育|主页 环球体育注册 环球体育注册 环球体育注册 环球体育注册 环球体育注册 环球体育注册 环球体育注册 环球体育注册 环球体育注册 环球体育注册 var _hmt = _hmt || []; (function() { var hm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"script"); hm.src = "https://hm.baidu.com/hm.js?893a0455553547bca669c53010cdb30b";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hm, s); })();